被偈语命中的孤女VS侠骨柔情的少年古风大神桩桩


发布时间: 2020-01-22

  孤女岑三娘在险恶的家宅中艰难维生,然而袁天罡的一句预言,改变了她的命运。

  漫天火树银花中的惊鸿一瞥,三娘成为了腾王的猎物。在你追我逃的过程中,一个牵涉几代人的惊天阴谋渐渐浮出水面。

  帝王李治欲收回权柄、开疆扩土,与皇后武媚二人愈发不睦,其所代表的朝中新贵、世家权臣斗争日渐激烈。

  腾王蛰伏在暗处蠢蠢欲动,国之局势愈发云诡波谲,而岑三娘也不可避免被卷入了这场阴谋……

  曾在电视台做过多年记者编辑。从2007年起从事写作至今,出版近五百万字。有十部作品签约影视,多部作品签约泰语、越南语及繁体出版。有百变故事女王的美誉。

  代表作品有《蔓蔓青萝》(已拍摄完毕)、《小女花不弃》(开机拍摄中)《永夜》、《天上有棵爱情树》等。

  《妖猫传》以李白那句耳熟能详的“云想衣裳花想容”的诗句为引,讲述了一只口吐人语的妖猫搅动长安城,诗人白乐天与僧人空海联手探查,令一段被人刻意掩埋的真相浮出水面的故事。

  《玉台碧》以王勃所著名篇《滕王阁序》里,逃过武则天杀害的李氏皇子、滕王阁的拥有者——滕王李元婴为引,讲述了在风起云涌的大唐背景下,一位小家碧玉与滕王以及千牛卫之间的爱恨缠绵、国仇家恨的传奇故事。

  两部作品都将作品大背景嵌入到盛世大唐之中,随着各色人物的一一登场,不一样的人物塑造了不一样的大唐。而在这繁盛绚烂的背后,时代的隐痛被揭开,或以文人墨客的角度、或以风流王爷的眼光,给观众从更多的层面呈现更完美的历史传奇。

  提到与武媚娘相关作品,《武媚娘传奇》《至尊红颜》均可堪称经典之作。两部作品均从武媚娘初入宫闱,到身着皇袍头戴帝冕,网上报码,最终登位的人生历程为主线,朝堂的权力斗争及爱情缠绵为辅,撑起整个故事。

  而在本部作品《玉台碧》中,作者将一代女皇武则天作为一个配角出现在故事中,讲述在别人眼中的武媚娘——为爱成魔。作者巧妙地借助武则天对滕王的不义,来引出女主岑三娘的存在,更间接推进了滕王与岑三娘的情感进程。

  而袁天罡给滕王的一句偈语——“明年端午,阆州东城步行八百步,一女子可替你消挡杀身之灾。”则牵扯出历史上滕王阁修筑的原因、李氏皇子在武媚专权下苟活的理由以及一曲爱恨交织、刻骨铭心的生死恋歌。

  作者桩桩创作多年,在文笔触法上,均有自己独树一帜地风格。而《玉台碧》经过她两个月的全新梳理,大唐的生活场景、语言习惯、礼仪服饰等,都给岑三娘——聪慧可爱、坚毅自强的盛唐孤女、滕王——机关算尽、神秘难解的风流王爷、杜燕绥侠骨柔情、忍辱负重的卧底少年等人物的成功塑造及情感递进做了完美呈现。

  《玉台碧》一文开篇就直入主题,讲述武媚娘为从感业寺脱身,利用滕王感情,最终仍旧投入帝王李治的怀抱这一在历史真实事件上加以合理想象的戏说故事。全篇以此为基调,用感情的变化来推进整个故事的发展。一代女皇武则天、蔡国公杜如晦、高宗、滕王阁……一切耳熟能详的历史人、物都引领人们去了解盛唐风貌。

  《玉台碧》自出版以来,当当网、亚马逊评价全是溢美之词,书迷与观众群体高度重合,更多书迷期待影视改编。

  桩桩作品已经然形成超强大粉丝群,同时百度贴吧更有每部作品的分类贴吧,分别对每部作品进行解读和讨论影视改编。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孤女,与岑氏三房斗智斗勇,却因为一句预言改变了命运,在与李元婴、杜燕绥两人的爱恨交织间,一个牵涉几代人的惊天阴谋渐渐浮出水面。

  权谋大臣杜如晦的孙子,从小被安排在滕王手下做卧底,当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他对岑三娘的感情也从利用到情深专一,最终与心爱之人白首不离。

  李世民的弟弟,一个恃才傲物,诗酒为伴,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王爷,却卷入了权谋的斗争中,只留下众人耳熟能详的“滕王阁”的传说。

  一代女皇,与滕王李元婴一同在宫中长大,互生情愫,最终选择了已登基为帝的李治。

  滕王与太子承乾交好,太子谋反被杀,滕王受牵连出宫去了封地,对武媚念念不忘。

  太宗逝后,滕王想尽办法让进了感业寺的武媚假死,顶了自己病重身逝的王妃名头。

  岂料武媚侍疾时被晋王爱上。武媚选择了出家为真人,被继承了皇位的高宗迎进宫中封了昭仪。滕王受得道高人袁天罡指点:端午会在隆州遇到为他逢灾解厄的贵人。寄居在岑家三房的四房孤女岑三娘因异于常人的气度被滕王一眼相中,认定她就是袁天罡批语里能帮助自己的贵人。

  岑三娘借机逃离。滕王侍卫空青认出岑三娘有枝前隐太子李建成的金钗,带着她一起逃亡。并利用三娘的钗引出忠心李建成的长林军余党,一网打尽。

  滕王对岑三娘的感情异常复杂。在她身上看到了武媚的身影,又被她的聪慧吸引。大肆搜捕时却意外发现,从小跟着他的侍卫空青竟是原蔡国公杜如晦之孙杜燕绥。知道太宗对他不放心,含恨放手。

  岑三娘离开之后,滕王照着她玩乐时做的别苑模型,大兴土木,在赣江边建造了名躁一时的滕王阁。

  岑三娘回到了长安外祖家。空青因灭了李建成的余党,成了高宗的心腹。武媚嫉妒滕王对岑三娘生情,不肯让他如愿娶岑三娘。杜燕绥对岑三娘由利用心生爱幕。高宗赶在滕王求娶前下旨赐了婚。岑三娘嫁进了没有爵位的杜国公府。

  原以为日子就此安定。滕王却早下了决定要替废太子和自己讨个公道。助武媚夺后,借高宗想从世家大族中夺权,铲除朝中老臣,祸乱朝纲。真夫人论坛在线168开奖会抉择与第三方平台配合

  为了岑三娘,滕王最终打消了谋反的主意,电子计数秤与电子计价秤重秤。放过了杜燕绥。唐军大败西突厥,班师回朝。岑三娘同情滕王的遭遇,并告诉武媚滕王对她的深爱,武媚念及旧情,最终放过了滕王,任他在改名为阆州的隆州城逍遥一生。滕王独自在云雾缭绕的玉台山宫苑里画下翩翩蝴蝶,想念着初见那时的岑三娘。

  高耸的宫墙夹出一条长长的甬道,将天空分割成狭长的一线。羽林军护送着十几辆马车沿着甬道沉默的走向宫外。

  被先帝临幸过,又无子息的宫嫔们将被送到长安城西北的感业寺削发为尼。从此切断红尘眷恋,缁衣青灯渡过余生。

  嘤嘤的哭声从马车里传出。宫嫔们不知是在为先帝哭泣,还是在为将来的悲苦日子伤心。

  内侍记得这是先帝最宠爱的武才人。可那又如何?先帝已经殡天,她即将是感业寺里默默无闻的一名女尼。然而被武媚噙着泪却又高傲的眼神扫过,内侍生生咽下了一口气。罢了,且让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小主再瞅上一眼吧。

  她努力的探长了脖颈。层层飞檐下闪现出一抹明黄。武媚手一颤,那角车帘无力的落下,她失望的靠坐在车厢壁上,扯了扯嘴角,想笑,又笑不出来。

  从封地赶回长安奔丧的滕王李元婴神色木然的跪在太极殿外的苎麻席上,心里反复念着三个字:“感业寺。”

  感业寺外的河畔,换上一身缁衣的武媚用力的操着捣木捶打着衣裳。卟卟的声音单调的重复着。

  身后几丈外的山石上,两个女尼闲闲的坐着,聊着寺里新来的宫嫔。不时出声呵斥着武媚别偷懒。

  哪怕是方外之地,新人总是要受欺负的。武媚眼里飘落一丝冷笑。她擦了把额头的汗,手松开,一件衣裳飘进了河里。

  两个女尼也瞧见了,大声呵斥道:“赶紧下河捞呀!傻站着做什么?还以为自己是宫里头的娘娘啊!”

  “来人啊!不好了!明空掉进河里了!”两个女尼吓得站了起来,边喊边跑到河边。

  河水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她轻轻吐出一串水泡。不能呼吸,胸憋得那样难受,她情不自禁的在水里挥舞着手脚挣扎着。她会死吗?不,他不会失信于她。他一定会来的,一定会的,武媚咬紧了牙。

  就在她快要憋不住气的时候,双臂蓦然一紧,被人紧紧箍住,一个皮袋做的气囊送到了她的嘴边。

  望着只比自己大两岁的皇叔,高宗随意的在棋盘下布下一子:“朕记得王妃是皇叔在封地时娶的。听说王妃体弱,缠绵病榻多年,一直在府里静养,连待客都有心无力。府中事务都由侧妃处理?”

  滕王心里一惊,手里的棋子叮当落在了棋盘上。他低头看棋盘,掩饰住眼里的惊诧:“劳皇上挂念,王妃的病乃是多年沉疴,需要静养。”

  这时,高宗盯着棋盘,哈哈大笑起来:“皇叔这棋走的真是不妙!”他随即布下一子,年轻的脸上神采飞扬,“朕这布棋后着无穷,皇叔就此认输吧!”

  迎着高宗的目光,滕王不甘心的与之对视着:“棋局千变万化,皇上怎知臣无路可走?”

  高宗将手里的棋子扔进紫檀木棋盒里,声音温和,带着淡淡的得意:“棋局已定,皇叔回天乏术有心无力了。对了,滕县偏远,也不利王妃病情。朕便封皇叔为苏州都督吧。苏州出美人,皇叔不会寂寞的。”

  檐下瓦当滴落的雨形成了一道白色的帘子。武媚站在宽阔的木廊上怔怔的望着他。

  她穿着件白色的大袖连身裙,剃去青丝的头上戴了顶胡帽遮掩。未施脂粉,不见钗饰,素白衣裙在风里轻轻飘荡着,像一茎白色芦苇,柔弱妩媚。

  滕王的目光落在她腰间。她的腰带上悬挂着一枚玉佩。他一眼就认出,那块玉佩是从前皇帝封晋王的时候,先帝所赐。滕王的目光从玉佩移到了武媚的脸上,眼神空洞而绝望。

  滕王一步步走过去,站在廊下看她,喉间飘出一串串笑声:“我费尽苦心,娶了个早夭的王妃。王中王特马资,我隐瞒她身亡的消息,原本想着让你李代桃僵……皇上今日却问起了王妃的病情。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滕王笑了笑,他已经不需要再问了。计划除了他的心腹,只有她知晓。他厉声说道:“先帝赶我去封地,我不曾有一日忘记过你。你呢?”

  她备受先帝宠爱。先帝病重时,她一直随侍在身侧。而封了太子的晋王为彰显孝道,也日夜守在先帝病榻前。

  一个是血气方刚才二十岁的年轻太子,一个是集妩媚与娇柔为一身的貌美宫嫔。寝宫里那层层帷帐挡不住暧昧流转。

  “呵呵,好一个身不由己。身不由己……你有了他,为何还要让我冒险助你从感业寺溺水遁逃?”

  她罔顾往昔的情分,背叛了他,更狠心置他于危险之中。深爱的女人在他心头插了把刀,疼得滕王喘不过气来。皇帝的话针扎似的在耳边响起。放手吧,放她重入宫廷,放她重生青丝,重得君恩。可又有谁能将坠入无边地狱的他拉扯回来?

  他说,朕舍不得你在感业寺受苦,也舍不得不再见你。就依滕王的计策先离开感业寺吧。一年后,朕迎你进宫。

  她望着滕王英俊的脸,冲过去抱住了他。大雨瞬间淋透了衣襟,一股寒意从武媚心里升起,她嘶声喊道:“你的事都知道!他早就知道王妃已经病逝了!你斗不过他的!他是皇帝了呀!”

  他盼了很多年,盼着能拥她入怀。如今她扑进了他怀里,却把他的心撞得支离破碎。

  他指着天,一字字说道,“你瞧,这雨丝像不像一根根利箭?你瞧这砸在地上碎着的水花像不像一支支箭簇?本王今日,如被万箭穿心!”

  焚香袅袅升起,滕王虚弱的斜倚在榻上,静静的说道:“天师相面如神,还请天师为本王相上一面。”

  鹤发白须的袁天罡坐在他对面,认真的看了看他,微微蹙眉道:“人命天定,相由心生。老道观王爷面相,命里会有生死大劫。”

  和皇帝抢女人,还抢的是先帝的女人……滕王脑中浮现武媚的脸,胸口一痛,嘴里苦涩无比:“还请天师指点!”

  袁天罡掐指一算,露出了笑容:“山南道阆州城千水成垣,金城环抱,自然而生的风水格局,乃是王爷的福地。明年端午,入阆州城八百步,王爷会遇到一女。此女子能为王爷消灾解难。”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白小姐中特玄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彩图|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33648.com| 金源堂| 4394现场开奖结果记录| 2017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全篇|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www.411989.com| 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最完整篇|